我来说三国——张飞怒打贪督邮

2020-01-07 17:08     刘梓欢     字数:      点击:

刘备带着关羽,张飞来到了安喜县,一段时间过去了,他们还好吗?

这天阳光明媚,三个高大魁梧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的眼前,那就是刘备三兄弟。

路上行人络绎不绝。人人都面带微笑,亲切地和刘备打招呼:“刘先令,早啊!”“早”,刘备也开心地回答。

三人这次出县城,没有骑马,没有穿官服,来到距离县城几里地的官道上,停了下来。三位要等什么人吗?

“怎么还不来呀?我怕那督邮有七八成,是不会来了。”张飞不耐烦了,说:“待会督邮大人来了的时候,让他看看咱大哥把安喜县治理得多好,我哥哥当个县令实在是委曲了。”

“三弟,别急,该来的总会来的。”刘备一语双关,沉得住气,心里却有心事。就这一等,就等了足足半日。正当刘备要走的时候,远处尘土飞扬,传来一阵马蹄声。

那队人马缓缓靠近。刘备的视线里,正中间是一位骑着黄彪马、肥头大耳的官员。看得出,他的体重把马累坏了。难怪走不动。他傲慢地问:“这可是安喜县吗?”刘备还没来得及上前行礼,旁边的随从答道:“大人,就是这里!”正中间那位听罢,面无表情,斜着眼看了看正要上前一步的刘备等人。又一阵尘土飞起,那队人马往县城方向飞奔。

大伙猜猜,那队人马是什么来头?队伍中间的那位是何人物?此人就是前来安喜县办差的督邮大人。他来安喜县办什么差?也许这就是刘备的心事所在。

督邮是什么官职呢?就是上边派来巡查地方官员的,职责是审查有没有贪污,有没有做坏事儿的。

在官道上错过了督邮一行人,刘备连忙赶回府衙,换上官服官靴,把一个几天前准备好的木盒抱在怀里。刘备在安喜县,轻车简从惯了,独自一人去了馆驿。按照古代时候的制度,官差来巡查,就住在县城的馆驿。馆驿,就像现在我们所说的宾馆。安喜县是一个小县,馆驿不是很奢华,却很整洁。

刘备走进馆驿的内堂。督邮大人沉着一张乌黑的脸,依旧是斜着眼看了看刘备,不等刘备自报姓名和官衔,直接下马威,问:“你可知罪否?”刘备听了这句话,心里想,我还没把盒子交给督邮大人,怎么就开始问罪了呢,赶忙向督邮回话:“大人,请明鉴,下官刘备,主政安喜县以来,所有卷宗材料都在这盒子里。下官勤政爱民,不敢有半点懈怠。

督邮的头抬了起来,眼睛盯着刘备手里的盒子。督邮的脸,顿时变得春光明媚,说道:“快把东西呈上来,给本官看看。”刘备打开盒子放在桌上,又退后站立着。督邮赶忙把头凑过去,嘴巴微张,难道刘备呈上的盒子里有美食吗?可不一会,督邮脸似乎比刚才还黑了。因为盒子里放的不是其他地方官员按照所谓的“规矩“孝敬督邮的银两钱财,而是刘备辛辛苦苦处理的安喜县案件卷宗材料。

督邮旁边的青衣随从看在眼里,他轻声冷笑,但没笑出声来,对刘备投去轻蔑的眼神,心想这刘备不识抬举,不知道规矩吗。

督邮故意沉默片刻,边摸摸自己肥厚的下巴,边看着不卑不亢的刘备,故作正经道:“刘备,你今天就带这些材料?没有别的卷宗了?”“回督邮大人,没有了。下官今天带的全部东西,全部卷宗材料都在这,请大人过目。”

督邮的眉毛紧紧皱着,屁股也动了动,估计是骑马让屁股疼了。吐出一句话来,“刘备,你真糊涂还是假糊涂,你不懂我的规矩?”刘备也不慌不忙,说道:“下官只知为官为民,克己奉公。”督邮继续咄咄逼人,“刘备,你是何出身?”刘备从容应对:“刘某是中山靖王之后!”

“好个县令刘备,来人,把他给我拿下。本官要定你的罪。”

“督邮大人,下官有什么罪?”刘备话刚说完,督邮的四位随从一拥而上,将刘备按倒在地。弄功夫,四个随从哪是刘备对手,可身在馆驿,身居官位,面对上面的督邮,先忍着。

百姓们知道刘县令一人进了馆驿,一边想法挤进馆驿,一边让几位腿脚快的给关羽、张飞报信去了。督邮的随从用刀威胁百姓们,才把馆驿的门堵上。此时,馆驿的内堂里,一位随从告诉督邮,这中山靖王没啥本事,倒是会生儿子,他有一百二十多个儿子。督邮继续着嚣张的气焰。

“刘备,说你有罪,你就有罪。”

“下官无罪,下官请大人认真看看卷宗。”

“刘备,你真是气我。”督邮一听到卷宗两字,就知道刘备不是不开窍,而是坚持公事公办,不走歪门邪道。心里想今天辛苦来到安喜县,骑马累死人了,还要两手空空回去。于是,气的拿起卷宗往地上扔去。

督邮正要给刘备治罪,只听馆驿门口一声响,还没等督邮反应过来,空中飞来一个木板,把督邮头顶的官帽砸飞了。一个粗犷的声音传进内堂,“狗官,张飞张翼德在此,休得对我哥哥无礼!”

张飞大步流星,把准备绑刘备的督邮随从们一一推开,就近像拎小鸡般一手拎起一个,接着又像丢皮球一样甩出老远。其他十几位督邮随从,你推我,我推你,谁也不敢向前一步。

张飞看到哥哥刘备没什么事后,就直奔督邮,督邮仗着自己人多,嘴里还吐出一句“放肆”。督邮身边的人都不是张飞的对手,被打倒在地。此时,督邮有点慌了,身在本能的往后退。督邮那十几位随从被张飞揍得有气无力,只能倒在地上动弹不得。“想逃,狗官,为何害我哥哥?”张飞也不等督邮说话,把督邮抓起来,用刚才准备绑刘备的绳子,将督邮结结实实地绑在内堂的立柱上。督邮平时老是飞扬跋扈,这个时候还是不知道收敛,还冒出“好大胆的刁民,本官不能饶你”。

张飞正不解气,安顿好哥哥,看见院里有棵柳树,长长的枝叶都快垂到地上来了,张飞折了几十根树枝,把叶子全都剥掉,柳条拧成一条柳枝绳。张飞举起手中的绳子,啪啪啪的抽打督邮。张飞破开馆驿门后,老百姓也涌进来,把烂鸡蛋烂菜叶,统统丢到督邮的脸上。

被柳枝绳抽痛的督邮,现在不敢嚣张了,开始求饶了,称呼也变了。“飞爷爷啊,我知错了,我知错了呀。莫打了。哎哟!”刘备和随后赶来的关羽阻止了张飞继续抽打督邮。

刘备说:“此地不宜久留,二弟,三弟,我们走吧!”说完把随身的官牌往督邮脖子上一挂,留给督邮一句话“你爱财也爱官,我刘备的官牌就留给你。给我记住了,对安喜县的老百姓好,我就不来找你。如果不知悔改,决不饶你!”在老百姓的挽留声中,刘备、关羽、张飞三人眼含热泪,翻身上马,扬长而去。

别人都说张飞是莽张飞,这次怒打贪心的督邮,好不痛快。可是刘备的官差也没了,三位英雄又要到哪里去呢,等待他们的,又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安排?

不满意这篇作文?
相关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