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嘴老赖

2020-04-06 13:51     夕阳红     字数:      点击:

夜深了,风呼呼的吹着。李山根老汉从外面回来垂头丧气地关上门,搓着冰冷的双手,望了望躺在床上的老伴,叹了口气,默默地坐在炉火旁烤起火来。老伴翻了个身,没好气地说:

“知道你白跑。这都是你自找的,你仁义,你够朋友。看看,看你今天的结果。”

“谁知道这小子和他忠厚善良父亲的秉性完全不一样,就是个骗子啊。”

“现在说啥都晚了,钱在他手里,这要账的都成孙子了。”

“他村王成也去要账了,我走到街口碰上的。他告诉我说马军正在家。我问他去了要到了没有?他摆摆手说:难啊。”

“我也碰到他好几次,他的帐也有好几年了,听说是干完活不给钱”。

这小子叫马军。李山根和马军父亲曾经是一个部队的战友,老家离得不远。战友加乡亲,两人关系很亲密。相互帮助,兄弟相称。退伍后参加工作又同在一个城市,隔三差五凑一块喝酒唠嗑。不幸的是,他们夫妇俩都相继因病离世。幸好,马军早早娶妻成家了。要不他两口会死不瞑目。

马军从小调皮捣蛋,不爱学习,初中毕业,没有再读。此人有个天赋就是嘴巴好使能说会道,总是想着法让别人围着自己转。头几年,他倒腾矿石,找了一帮人跟他干。一天他提着礼品,来到李山根家。李山根一看战友的儿子来了,急忙让座,倒水,泡茶,问寒问暖。马军把自己倒腾矿石资金不足的情况说给李山根请他帮忙,并保证这个事干起来很挣钱赔不了。李山根觉得是好友的亲儿子,不好意思推脱,没多有少总得拿点。于是便说:“可以可以,不过我也拿不了多少,我的工资不多,你婶子身体不好,常年吃药,孩子们上学也要花钱,我尽力吧!”

“叔,放心,算了账我先还你的!”

“那你再过两三天来拿,这两天我给你凑凑。”

“好,好,谢谢叔。”

三天后,马军从李山根那里借了四千元。马军按常规打了借条递给李山根:“叔,给你,拿好”李山根一看是:

今借到

李山根现金肆仟元整,利息3分。

马军

1994年3月1日

李山根赶忙说:“不用写利息,我怎么能要你利息呢?都是自家人。”

“叔,你帮了我的忙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“不要,不要······”

在时隔不久的一天夜里,突然马军又来到李山根家说:“叔,我的车坏在路上了,修车的不肯赊账,我也没带钱,你得想法给我拿五百啊,明天过来我就还你。”

李山根看孩子事急,就赶紧凑了五百给他。第二天,果真就还了钱。如此一来,李山根就更信任他了。在以后的一段日子里,三五百、一两百不断拿走,有时借了就还也有时说手头不方便 等几天再给, 有一天,马军对李山根说:“叔,这几天我手头紧,钱马上还不了得等几天,省的不好记,要不把零碎从你这拿走的钱,让我给你打个条吧。”于是他就把原先借的四千,加上利息再加上零拿的,合起来写了一张借条:

今借到

李山根现金柒仟元整,利息3分。

马军

1995年9月21号

马军并承诺,保证在两个月之内连本带息一并还清。李山根说:

“没事,不用太急,只要别误了我明年盖房子用就行,我可不能要你利息。”马军保证了又保证,说很快就会还。

你看马军这孩子多实在啊!主动把一年前的肆仟圆的利息算出来加到本金上,让你收获利加利。

但,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几年过去了,李山根盖房子,急需用钱的时候,几十次要账,总是推来推去说:再等个十来天,结了账你再来吧;再等个两三天,我有了给你送去······天长日久,李山根发现要账的人不只是自己,要账的常常碰在一起,慢慢都也熟悉了,李山根与马秀子碰见的最多,一次李山根问马秀子:“你们怎么也和这种人打交道呢?

“哎!我家老头子原先是个石匠,手艺好,能在石板上雕刻花纹图案。那一年,马军承包了一个公园的几项修建工程,需要在石材上雕刻许多花纹图案装饰。他去我家让我家老头子给他干活,本来不想给他干,都知道他这人不够诚实。可他一直来找,并愿意出高工资,还保证完工就给钱,这不,乡里乡亲的不好意思推辞就去了。开始还可以说话算数,后来我家老头子身体不好,断断续续的干了半年他看我家老头子干不成了,最后来了这一手,欠下的伍仟多块钱就是不给,一直要了好几年就要了十元。”

“哦,十元?”

“是,就十元。”马秀子停了停接着说: “那天我一进他家大门,他老婆正准备往外走大声对我说,去外边干活去了不在家。我说不对吧,刚才还有人见他呢,于是我就到屋里一看没有,我又推开他的另一个屋门,见他在屋我向他要钱,他还是老一套,过几天算了帐马上给你,不就是那几个钱吗,过两天,过两天。他说着拿起手机就打电话往外走。这是他惯用的手法——躲。我后面跟着他,出门走了几步,他回过头气急败坏地说,我说了有了给你,你跟着我咋哩?我说你不短我钱请我我也不来,他急了翻着兜说:‘你看一分也没有,’说着掉出十元。我捡起,他说十元你也要?我说要,这就是十元的来历。他这种人,不得好死!”马秀子咬牙切齿的继续说:

“对这种人就得来硬的,要账的人要不到钱,就拉他厂里的石头顶账,咱也不盖房了要石头没用,我们村,还有张三、李四、马武、周六······和我们一样,没完没了的要账”。马秀子指指东边那座小楼:说:“你看,去年才盖的,这小子没钱吗?……”

李山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什么也没说走了。

十几年来,从李山根盖房、母亲病重住院、他最小的儿子李兵考上大学、多少急用钱的地方,他和老伴在两村之间的山路上来来回回顶风冒雪,不知为要账磨破了多少双鞋!这条路上,踩出了他们的悔恨,踩出了他们的无奈!偶尔五十、一百的给着。多数是空手而归,有心要跟他打官司,可别人都说几千块不值得,现在打官司也不容易,无奈只能用“破财免灾”这句话来安慰自己,用钱买个教训。

渐渐地 马军的人气越来越臭,再也没有人给他干活了,他的甜言蜜语再也不灵了。钱不好挣更不好骗了。他的石头厂也关掉了,无奈,经他狐朋狗友介绍,他来到一家公司应聘。那天面试的人有十几个,都在外边等着。一个个进去面试。当喊道马军马军急忙回应,站起来抖擞精神整整衣服进去了。哇!他一看面试官,愣住了心想:“怎么是他?”面试官上下打量着马军微笑地说:“啊,果然是军哥,我是李山根的儿子李兵。可以说我们是老相识了,我知道你是个很有能力有智慧的人,我很佩服。但是生活的面试,告诉我:你不适宜在我这里工作,请另选高就。”

马军站在那里,呆如木鸡,张口结舌······

作者:夕阳红

2017年4月3日

赞一个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不满意这篇作文?
相关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