粽情艾香话端午

2020-06-25 10:48     俞良德     字数:      点击:

又是一年端午时!

每逢端午节前后,空气中总散发着一种挥之不去的粽叶清香和艾的芳香,一些关于儿时端午的幻影便立现出来。

记忆中,端午时节总是农忙的时节,对于农家的儿女来说,我们都会穿着千层底布鞋踏在雨后松软的田间小路上,不是收麦,就是插秧。可即便再忙,能干的母亲总是能在端午前一天的晚上,变戏法似地变出各种各样的粽子。它们形状各异,极其香甜,每个粽子都能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孩子们的笑声从艾的香气里飘散出来,美丽了当晚的星空。

在儿时的我看来,看母亲和乡邻包粽子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。一般提前一两天,我就跟着母亲及村里的阿姨们到离家不远的芦苇丛中打粽叶,打粽叶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。大人们专心致志地打粽叶,我们则喜欢隐身于高高的芦苇之中,玩起捉迷藏的游戏。玩乐中,每当我们看到艳阳下片片的粽叶迎风招展,便能想象出它们变成一个个可口的粽子,笑意便显现在每个人的脸上。直到天色暗淡下来,如果不是母亲们来寻我们,我们常常忘记了回家……

打完粽叶回家,母亲就开始起大灶煮粽叶,等粽叶煮好了,母亲便把粽叶放进盛满冷水的大盆里,然后一片片洗净,之后便带领我们开始包裹粽子了。包裹之前,母亲把粽叶、糯米、红豆、枣子还有系粽子的一截截塑料红绳准备好,我们就在一旁帮忙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,有时还有隔壁的阿姨来帮忙。她们有说有笑,各自述说着家长里短,笑声夹杂着粽叶的清香飘荡得很远很远……

到了端午节的清晨,辛劳的母亲们都会起早起灶,把一锅带有满满诚意的粽子煮好,一五或一十地扎成一捆,吊在灶屋里。如果自家比别人家做得早,母亲便会打发我们挨家挨户地送过去。别人家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也会送过来。

当然,最美好的还是吃粽子的感觉。刚出锅的粽子总是清香扑鼻,非常烫手,我们总会小心翼翼地褪去红绳子和粽叶,那中间点缀着红豆和红枣,挤在一起成形的糯米饭上,再蘸上一些白糖吃,真是吃得我们满口生香,果然是难得的美味。

端午时节另一件重要的事情便是栽艾。我们本地的习俗是在农历五月初一的早上,家家户户都会把房前屋后场院打扫得干干净净。带上挖撬去池边草丛中扯几株菖蒲,再从地头上挖来艾蒿,把它们植于一盆中。有些人家还在叶子上粘上折成粽子状的红纸,具体有什么象征意义,我到现在也不得而知。

民间有俗:“手执艾旗招百福,门悬蒲剑斩千邪”。端午时节,家家在门口挂艾草、菖蒲,就像贴上一道灵符,可以趋利避害。艾草是一种可以治病的药草,插在门口代表招百福,可使主人身体健康。艾叶是一味芳香化浊的中药,有较强的驱毒除瘟作用,悬挂艾叶及燃烧艾叶可以杀菌消毒、预防瘟疫流行。一直到现在,我仍然记得这两种植物那奇特的气味。

等到了端午节的中午,家家都要郑重地放鞭炮,把盆子里的艾蒿和菖蒲割倒,割过以后的桩子仍放在盆子里。据说,在原桩子上冒出的新芽寓示着家业兴旺。我们小孩子在这种暗示下,都会自觉地保护这些新芽免遭牲口的践害。大人们则会把割倒的植株折断,捆成团,放在阴凉处风干,以便能够长久使用。

我怀念儿时的端午节,怀念那种至美至亲的乡村风俗。物是人非,孩提时代盼望端午节的心情早已不再,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生活的变迁,过节的味道也在逐渐的发生变化,但那淡淡的粽叶和艾蒿的清香,依然是我记忆长河里永远鲜活亮丽的一道风景。

(作者是安徽省芜湖市石硊中心学校教师)

薇言微语

我自幼就居于城市,小时候,端午节爸妈单位还会发粽子、咸蛋、黄鱼,发的都吃不完,谁还自己动手做呢。又因为城市楼房的门口并不适合挂艾草,连这项习俗亦免去了。粽子平时也可以买来吃,咸蛋、黄鱼我本就不爱,对我来说,端午也就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期待之处了。所以我读俞老师的《粽情艾香话端午》是很羡慕的,似乎只有这样隆重地过,才是对一个节日应有的敬重。

每一片不一样的乡土长大的人笔下都有着不太一样的端午节,如汪曾祺笔下的“十二红”,沈从文笔下热闹的赛龙舟和捉鸭子,苏童笔下的“小脚粽”。而俞老师笔下,每到端午时节,重复着的相同的习俗与方式方法,乡土间劳作的人们在忙碌中把端午过得妙趣横生。节日只是一种形式,却能反应出生活的乐趣与智慧。

不满意这篇作文?
相关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