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江晨曲

2012-12-24 17:03     独木帆作文网     字数:      点击:

    有人说:写春,如果能超过朱自清,你就写,否则,就别费力,即使写出来,勉强发表了也没有读者。这话看似有理,其实,说这话的人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朱自清的《春》写得固然好,通过盼春、画春、迎春和赞春四,个部分,勾画了美丽的春景图,然而,春的色彩、春的声音、春千变万化的外貌和内蕴,哪里是一篇文章能写得尽的呢?尤其是我们八十年代的春歌,更是自有她的美妙绝胜之处,即使朱自清再问世,恐怕也要重新挥毫了!

    朱自清说,春天的脚走近了,首先是“太阳的脸红了”。但那是怎样的脸红呀!我看那是羞躁的吧里那么富饶的神洲,那么灿烂的文化,那么强悍的民族,由于国家的腐败无能却遭到外强的蹂嘴,她每天一抬头就看见外一国的军舰在中国领海横行翁道,滥施淫威,一睁眼就看见外滩公园写着“华人与狗不准入内”的牌子,她能不脸红?如今,太阳公公的脸才是容光焕发、血气方刚呢竺且不说江南也且不说北国的繁华街市,单说我们工人新村北边的空场吧。我们搬来时,那里是一个伪满时开矿采砂挖下的大水坑,去年秋天还是野草丛生,水坑北岸有一棵对搂粗的老柳树,树的两三枝主干已经干枯了,看一眼叫人好不凄凉。不过,更令人怜悯的是树旁蜷伏着两间简易的小屋,那是旧社会贫民窟的活写真。一位年过花甲的孤老头是房主人。据近邻说,这老头整天靠拾废物、捡破烂过日子,供一个孙女念书。老头本来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就地拣来的小女孩身上,谁料到小孙女考大学偏偏又名落孙山了。本来就是秋瓜又遭了箱打,他病倒了一阵子,大家都替老人家捏一把汗。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,过了春节,阳气上升,他竟康复了。一天早晨,我到池塘边散步,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。池塘里亮着几十只小鸭,一个念头立即出现在脑际: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吸鸭先知,蒌篙满地芦芽短,正是河豚欲上时。”啊,春天来了。这里虽然不是江南,没有竹子,桃花骨朵也没孕育成功,但是这鸭子确实先知了。这鸭子是谁的呢?向池塘那边扫一眼,只见一老一小正在池塘边抿嘴笑呢!啊,这祖孙两代已经成了养鸭专业户了。这是我当时的猜想。几分钟后,事实证明,我的猜想百分之百地正确。

    我走近他们,见老人穿着朴素,脸颊虽然瘦削,但眼神异常活拨,又非常健谈,很快,我们彼此就熟悉了。老人家叫竺春江,孙女跟他姓,取名晨曲。好豁亮的名字!好迷人的少女,瓜子脸,又细腻又白嫩的皮肤,那脸盘仿佛盛开的桃花一般。啊,此名此景,居然成了苏轼这首诗的配画了!

赞一个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不满意这篇作文?
相关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