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开

2013-11-23 16:45     独木帆作文网     字数:      点击:

---东邪与西毒的二三事

东荒野渐边生,

斜暮海棠胭脂醉。

西畔柳烟画痕。

独枝弄晴砌梦洄。

这里是个无名小镇,小镇有名字就叫无名。这里没有繁华的聒噪,没有世俗的烦杂。小镇的人们传承着日出而做,日落而息的古老模式,一成不变日复一日。都会按着上帝设定好的程序毫厘不爽地按部就班。

东邪

她的名字就叫东邪,她总会在不经意间中邪,间歇性发发神经。

她蓄着一头很迷人的披肩刘海,很直,很直。散发着乌黑的光泽,就像丝绸一般。

白色是她生命中无法或缺的颜色,她对白色的痴迷早已就达到不可理喻的地步。衣服裤子是白的,鞋子袜子是白的,就连枕头被子也是白的。她总觉得,白能给她安全感,因为她认为白色能反射所有的光。

在旁人眼里,她是一个文静好学的女生。平时她很少说话,一说话就像是在自言自语,偶尔脸上会绽放出无邪的笑容。她的成绩出奇地好,总是在全级名列前茅。她见到老师会说老师好,见到同学会点头打招呼。她一放学就按时回家,每天晚上十点钟按时上床睡觉,睡前没忘了背背历史政治。第二天早上六点钟按时起床再记记英语单词。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乖孩子好学生

但她总会在不经意间中邪,间歇性发发神经。

每当周末时,每当家中没人时,她就会中邪。她会把自己打扮得很庞克,把头发弄得乱七八糟,穿上奇装异服,在席梦思上蹦来蹦去,口中吼着艾薇儿的摇滚。

等她发神经发到经疲力尽时,她总会静静地坐在床上,默默地望着镜子中的另外一个自己。

她抚摩着镜子,看着这个比陌生人还陌生的人,自言自语地说,这是我么?一阵空虚闯入她的心房,席卷着她心脏。

她觉得心中空荡荡的,像是被人挖空了,什么都不剩下。

东邪曾经暗恋过过班上的一个男生。但仅仅只是默默地望着他的背影,甚至连话都没有说上一句。她对自己说这样就够了。可是他那模糊的背影,那凌乱的枯黄色头发,那淡淡的烟味总会在不经意间闯入东邪的脑海中,就是这样不讲道理地闯了进来,连话都不说一句。

她很清楚地知道他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,他和她被莫名其妙的物质硬生生的分离。她只能在世界的尽头眺望伫立在另一个世界的他,即使他和她近在咫尺。

妈妈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发现东邪在暗恋别人。

在一次逛街的途中,妈妈故意将东邪带到一家自行车修理铺的对面,指着对面一个正在修理自行车的中年男人,说,你知道么?那就是妈妈第一次暗恋的异性。

东邪吃了一惊,她看着面前这个皮肤黝黑,面目沧桑的男人,突然想起他模糊的背影。

早恋都是盲目的。妈妈说。

这句话一直铭刻在东邪的心中,每当她中邪又想起那个男生时,潜意识里就会浮现那个中年男人的样子。

可是东邪却感觉她真的盲目了,眼前一片漆黑分不清东南西北上下左右……

为什么有这种感觉呢?

定是又中邪了。

 

西毒

他的名字叫西毒,他的毒已经深入肌肤病入膏肓入骨三分无药可救了。

西毒有着一头枯黄的碎发,风一吹,就会乱得一塌糊涂,同时也帅得一塌糊涂,他就是这样认为。老师也曾经三番五次针对他的头发问题进行思想教育。但西毒孺子不可教对老师的苦口婆心充耳不闻。后来不知为何,西毒的头发一直都没有改变。

赞一个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不满意这篇作文?
相关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