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呀找呀找朋友

2020-02-14 15:45     吕一纯     字数:      点击:

每个人都听过“情”字吧!当然包含这个字的意义有许多。比如有亲情,有感情,有虐情,有友情,还有……情今天我就来和大家一起谈一谈我的好朋友,也就是我所说的——友情,我们就一起来看一看吧!

我的好朋友啊!长得可漂亮了!她有着一头瀑布般乌黑的秀发,两只囧囧有神的眼睛,犹如苹果一般红扑扑的脸,矮矮的鼻梁,下面长着一只能说会道的嘴巴,笑起来,嘴两旁还有小小的酒窝。跟小狗一般灵敏的耳朵,为什么呢?因为每到下课的时候,都是她先听到下课铃声。哈哈!同学们都喜欢她!他还是我们班“三大美女”(嘿嘿嘿!)之一(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)她就是——我们班的“谢钰梅。”

你想知道我们是怎样成为朋友的吗?嘿嘿,去看看吧!

在一个风轻云淡的下午。你听!“叮,叮,叮,”同学们下课啦!——因为那时候我才小学二年级,下课时,我在教室里面无表情,呆若木鸡地看着天花板,好像在想着什么心事。忽然,一声“您好!”打断了我的思考。我猛抬起头,一看,“你好,我叫谢玉梅,我看你好久了,你可以跟我做朋友吗?”我心里嘀咕着:“这还是我二年级的第一个朋友呢,当然得交上啦!”于是我迫不及待了接受了她的邀请,怀里像搂了一只兔子。感觉身体暖暖的,又是舒服又是激动,又是兴奋又是开心。掐指一算,这叫什么?对了,这就叫“缘分。”

我俩连蹦带跳地走向操场,玩起了许多游戏:有跳绳,有赛跑,有抓人,有捉迷藏,还有……不可思议的是,我们配合的可默契了,感觉对方知道要干什么,自己就准备,然后就配合有默契了。一会儿工夫,上课铃响了。我和我朋友只好乖乖从命,飞快地跑回教室……

就这样,我们相处了整整一个学期……可是,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:在一个体育课,我听到一个人说谢钰梅骂我“神经病。”气得涨红了脸,因为这么好的朋友怎么可能会驾我呢?于是我跟她面对面,七嘴八舌的争论着“你为什么叫我神经病!”“谁叫你神经病啊!胡说八道。”“哼是别人说的。”“别人说的你就信?”“怎么着,我就信。”……我们左一句右一句。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“战斗”我和她,打成平局。可是我和她还是不服输,还要继续。可是,可是,上课铃又“蹦”出来阻止了。“哼,下课再聊。”可是,那一课,我心不在焉,一直在想着,分析着,到底是谁错了?我多年的技术分析:是我错了!为什么呢?“眼见为实,耳听为虚。”我盼着,盼着……终于盼到了下课的铃声,我飞快的跑到了她面前,低下头伸手抱了抱她,说:“我们和好吧!”“当然可以啦!!!我们是最好的朋友。”……

对了,等这个疫情结束我还要带我的朋友去学校里玩,去操场里玩,去大树下玩,去去教学楼里面玩……嘻嘻!

当然那节课也是我上过最漫长,最烦心的一课……这让我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著名作家钱万成写的朋友——朋友不是人和影子,一个总是要做另一个的随从。朋友不是两只鞋子,一只破了另一只也会出洞……

这就是我的朋友。

赞一个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不满意这篇作文?
相关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