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念儿时的年味

2019-01-17 09:07     馨怡     字数:      点击:

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,很多非常浓郁的"过年"习俗已淡出我们的生活。虽然儿时记忆中的年味已经远去 ,但我还是十分怀念。

那时的年热闹、喜庆。虽说经济不发达,但人们把过年看作是一件美好而神圣的大事情。小时候在农村,一到腊月,年的气氛就渐渐浓起来。村民们把一年辛辛苦苦挣来的、现在看来少得可怜的钱毫不吝啬地用来购置年货。城里的大街小巷,热闹非凡,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。

集市上最耀眼的莫过于卖年画的了,长长的绳子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年画,增添了过年的喜庆气氛。在我幼小的心灵里,已经把它当作了年的象征。围人最多的便是写对联的地方,大家把对新年的期望和美好的心愿写在对联上,祈福来年日子红红火火,好运连连。

一进入腊月,小孩子们就掰着指头数日子,期盼着年早点到来。而对于我来说,过年最大的诱惑,莫过于能吃上好年饭,穿上漂亮的新衣服。那个年月,农民们一年四季吃粗粮,沾不上一点荤腥味,只有过年才能吃上肉和白面馒头,辛苦一年为的就是这几天能吃上像样的饭菜。

我眼巴巴地盼着、等着,时常拽着母亲的衣角问:"妈,啥时候过年呀?怎么还不过年呢 ?” 母亲就教我背这首儿歌:"小孩小孩,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。小孩小孩,你别哭,过了腊八就杀猪。"

而父母亲总是深深地感慨:年节好过,平常日子难熬。年,一天就过去了,可平常日子,是要天天过的。柴米油盐菜,家里人口多,日子要精打细算才能撑下去。

腊月二十三是小年,一到傍晚就会响起鞭炮声,年从那一刻起就拉开了序幕。这一天也是"祭灶"日,就是人们所谓的"扫舍"。全家上下齐动手,用心打扫房屋、庭院、尤其是灶房,干干净净迎接新年。这些活都是父亲干的,他操着一把大扫帚,一下一下地清扫着尘土,扫完之后开始粉刷墙壁。大半天的功夫下来,父亲身上挂满了灰尘和白灰点子,看着他灰头土脸的狼狈样子觉得很搞笑,可是屋子却焕然一新,敞亮了许多。

接着母亲就开始张罗了。先泡上黄豆,去豆腐坊做上一板豆腐。再开始泡豆芽菜、蒸豆包、蒸馒头、炸油饼、炸麻花。

再穷的人家都会杀头猪。母亲每年春天时买一头小猪仔,精心喂养一年,专等过年的时候杀掉,吃不完的做成腊肉和臊子。每年杀猪时,母亲都会用猪血做成血条面,这是一种家乡美食。猪血加盐水稀释和成血面,然后用手擀薄,抹上猪油,切成细丝,最后放进蒸笼里蒸约30分钟,出笼后可凉拌着吃,也可以晾干,以备食用,作为招待客人的美味佳肴。

二十八贴窗花。这是我们陕西特有的一种民间剪纸艺术,是贴在窗户上的纸花。各式花色都有,品种齐全。最不能漏掉的是"年年有余"的花样,既温馨又有过年的气氛。这一天每家每户都把屋内屋外布置得红火喜庆,那个时候没有灯笼,就把红红的对联贴在门上,还把小小的福字贴在灶台上、水缸上以及农具上。福字要倒着贴,寄托"福到了"的美好寓意。

二十九炖肉肉。这一天到处都弥漫着扑鼻的肉香,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,那可是个解馋的好机会。母亲在一个大锅里炖着肉,我和弟妹不时地跑进来站在锅台边,直盯着锅里的肉,已经垂涎欲滴了。肉终于煮好了,母亲用筷子夹出几块骨头放在碗里说:"你们几个小馋猫,慢点吃,小心烫嘴!"我们不由分说,拿起一块就啃,那种香,那种爽,一辈子都忘不了!

忙完这些活,终于熬到了除夕,家家张灯结彩,人人脸上洋溢着春节的喜气。父亲亲自下厨,大显身手,煎炒烹炸,糖醋里脊和粉蒸肉是他的拿手好菜。我和弟妹早已围坐在炕桌边,看着满桌的大盘小盘,已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,父亲端起酒杯说:"孩子们,过年了,爸妈祝你们健康快乐!"全家人开开心心地吃着年夜饭,欢声笑语,其乐融融!

饭后,我们几个轮流给父母磕头,由父亲发压岁钱。接着母亲就开始包饺子,准备大年初一的早饭。饺子一般都是肉馅的,母亲会在里面放一枚硬币,谁要是吃到了就预示着一年中有好运相伴。

六、七十年代没有电视,各家就在院子生一堆火,篝火燃起,大人们熬茶聊天,孩子们围着火堆欢歌起舞,鞭炮声此起彼伏,响彻夜空。火光映照着孩子们红红的笑脸,那一刻真的好幸福!

大年初一,天还未亮,就被爆竹声惊醒。父亲催促着:"孩子们,快起床,放炮啦!"我们便一咕噜爬起来,穿上母亲亲手缝制的新衣服,兴高采烈地跑到院子里燃放鞭炮烟花。之后等待我们的便是饭桌上香喷喷的饺子了。这时一大群小朋友叽叽喳喳地跑进院子,我急忙放下碗筷,和他们一起去荡秋千、打沙包、踢毽子,直玩到下午很晚才记得回家吃饭。

初二早上开始走亲戚。由父母领着去给长辈拜年,一般先去大舅家,因为舅妈早已包好饺子等着我们,那是一种无法言表的特殊味道,让人唇齿留香,回味无穷!舅家是大户人家,亲戚较多,大家聚在一起,说东道西,嘘寒问暖,笑声盈盈。

初三,村子里开始响起了欢快的锣鼓声,秦腔、样板戏精彩纷呈。整个小村在年的气氛中沸腾起来,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。

时隔半个世纪,一些往事已淡忘。但是岁月深处的那些美好瞬间依然铭记于心,虽然年的味道已渐行渐远,可亲情永远不会改变。

我喜欢儿时的年,怀念那浓浓的年味!

作者简介

馨 怡:原名:孙小兰,女,陕西宝鸡人。1980年师范学院毕业,中学英语高级教师,有三十五年高中英语教学生涯。曾获得《中国中学生英语奥林匹克竞赛》优秀辅导老师奖、陕西省电子厅"优秀教师"、宝鸡陈仓区"教学能手"等称号。论文多次在国家级刊物《中学英语之友》、《中学生英语园地》上发表,现已退休。闲暇时喜欢写点东西来娱乐放松心情。

不满意这篇作文?
相关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