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偶

2019-07-13 11:03     陈奕含     字数:      点击:

【作文题目】

阅读下面的文字,根据要求写作。

乔布斯说:“不要为别人而活。”

爱因斯坦说:“只有为别人而活的生命才是值得的。”

以上名言引发了你怎样的思考,请根据以上材料,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和含义的范围,自选角度,自拟题目,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。

【文章选读】

人偶

雅礼中学1818班 陈奕含

指导教师:罗洪眉

“来,孩子。”在我的生命弥留之际,我主降临,他慈悲地对我说:“回答我的三个问题。”

“你是谁?你要到哪里去?你为了什么而活?”

天,这要如何能应答得上来,这是柏拉图、苏格拉底都困惑的难题,可为了不让我沐着圣光的主失望,我只能默念着《马太福音》的第四章,试着回顾自己走马灯一般短暂而凄迷的人生。

先说我的父亲,他曾是这世上最荣华的匠人,一个人偶师,有浩歌狂热的追捧者,更是个出彩的艺术家,时时被众星捧月。可我从不敢告诉他,我畏惧那些空洞无神的玻璃眼珠,却只热爱意大利斜体讲述的文字。我渴望成为一名诗人,那“眼里一片海,我却不肯蓝”的句子深深令我着迷,“以我之力,追我所愿,挣脱世间繁杂的束缚,去往内心无垢的星空”,这般的雕琢诗句让我沦陷。

可如我所料,当我捧着那张写满笔记的牛皮纸欢快地读给父亲听时,他将它撕作漫天深咖色的雪。

“不是这样的。”他说:“你也将要成为一个人偶师,成为从前我的样子。”

的确如此,为了我父亲的希冀,放弃一些虽浪漫却虚无的诗,有何不可?

于是我抛弃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,投身十年如一日的、令人作呕的练习,直到我能做出超越父亲手艺的鎏金关节、白瓷脸蛋,当然还有粉红的釉漆,在宫廷的大理石上牵着丝线为王爵跳一支华美的人偶共舞。我看见他们笑了,我却想哭。

天幕回归墨色,烛火化为一捧星尘,木偶痴痴地看着我,迷惘又不知所措,而我却在沉思这场大戏的主演究竟是谁。

而后我发现我恋爱了。那个总穿着巴洛克大摆裙的吉普赛女郎,热情狂放,有如卡门一般勾人的魅力,她是个舞者,八音盒上旋转的红舞鞋小人都不如她,那跃动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我患得患失。我喜欢观察她唇边的小痣和接吻时会怦然红起的耳根,她不施脂粉的脸却比我做过的所有人偶都漂亮,是暮霭中的那一丝天光,是传道者口中的迦百农。

可当我把她带给母亲看时,母亲摇了摇头:“不是这样的,孩子,子爵的二小姐已经准备好成为我们的家人。”

的确如此,为了我可爱的母亲,为了尊敬的子爵,为了娇贵的小姐不落下珍珠似的晶莹的泪,放弃一段痴迷的爱情和一个悲戚的女郎,又有何不可?

于是我们在洁白的教堂里举办白玫瑰簇成的婚礼,那可怜的恋人甚至没有得到一句抱歉。

我成家了,并有了一双可爱的儿女,他们拥有我这样金黄的蜷曲软发,也有如同他们母亲一般海蓝色的眼睛。幼孩甚是可爱,唧唧喳喳缠绕膝间,我为这些纯真而唇角上扬。但他们成长得超乎我想象的快,像外省小麦灌浆抽芽疯长,很快学会索取,学会用无辜的目光期待,我无法强硬地拒绝他们的任何请求,哪怕是要晨昏蒙影之时那一颗荒芜的启明星,我也要搭着天梯去取下来放到他们张开的手心里。

“父亲。”他们说,“不是这样的,我们想要更富丽的生活,更美好的未来。”

的确如此,为了柔美妻子的应许,为了儿女似乎并不过分的要求,放弃我的健康和毫无意义的自由,又有何不可?

于是我加紧了工作,重复那暗无天日的日子,排练室的帘子底下透出斑驳的光,而我却只嗅到了栅栏的铁锈味与曼殊沙华囿困灵魂的淡香。

我的后半生纸醉金迷,给丈人舞蹈、为孩子奔波、替使臣表演、向国王祝酒。我为了金币微笑,只替赏赐下跪。我得到了许多人一辈子渴求的,却并不快乐。

听到了吗?我并不快乐。

我主笑了,轻轻抬手抚过我羸弱的四肢,白皙脆弱的手臂上便浮现出密密麻麻缠绕的红丝线,仿若隐晦刺白的檞寄生缠绕于颈脖。缠绵过来索命的,那是谁的茧?我用手覆盖上涕泗横流的脸,矛盾撕扯,是陷落海底的沫影和淹没于现世的痛苦,不得呼吸,不得喘气,左心房猛然卷起刺痛,只剩旷世的悲凉。

我是谁?我爱谁?我为谁?

万物枯荣生灭,而我腐朽溃烂,如我渴望那般的人生剧本,本不应当是父母的续集、子女的前传,更非权贵的外编。

“孩子,我亲爱的人偶师,你这一生,又做了谁的人偶?”

我主笑得慈悲。

赞一个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不满意这篇作文?
相关作文